????名门豪宠:小妻PK大叔 作者:艾依瑶

????番外2

????名门豪宠:小妻PK大叔 作者:艾依瑶

????人越到年纪大,越是害怕孤单,子女有了自己的家庭和责任,分在父母身上的时间很少,能陪伴自己的,不是儿女子孙,而是与自己走了大半辈子的另一半。

????江逐浪从来不畏惧死亡,这时候他却一点都不想离开。

????这么大岁数的老太婆还爱臭美,天冷时总穿得那样少,他不在了,谁给她披上暖和的棉衣?

????她血糖有些高,却偏偏爱吃甜食,他不在了,谁藏起她的糕点?

????她越老越像个小孩,睡前非要听他讲故事才肯睡,他不在了,谁来包容她的矫情?

????呼吸骤然变得困难,江逐浪张开嘴大口地喘气,依然觉得肺里的空气不够用,因为缺氧,眼前变得有些模糊,他看不清妻子的脸,他努力睁大眼睛,想要看清楚一些。

????唇瓣嗫嚅,似乎是想叫她的名字,可最终一个字也没说出来。

????迷迷糊糊中,他似乎听见顾欣颜哽咽的声音,“你走吧。”

????她说,“没关系的,你先去吧,没了你,我也会过得很好,我替你多看几年孩子们,等以后见面了,我讲给你听,讲我们的曾孙子曾孙女……”

????那很好啊。

????可还是舍不得,回顾这一生,江逐浪做得最对的一件事,就是厚着脸皮娶到了顾欣颜,几十年的相处,依然觉得不够。

????一辈子太短,他贪心地还想要来世。

????滴——

????检测仪器终究变成平直的一条线。

????……

????江逐浪离世的消息很快传出,葬礼上,江逐浪曾经的部下尽数到场,上面也来了人悼念。

????顾欣颜奇异地没有哭。

????江逐浪闭上眼的那一刻,她的眼泪忽然就干了,一直到现在,一滴眼泪也没掉。

????有人走到她跟前说着节哀的话,她也是笑着回应。

????只是她这个状态不但没让身边的人宽心,反而更加觉得不安。

????宋羡鱼,苏玉琢和萧爱三个人这些天一直陪着她,对于顾欣颜的丧夫之痛,她们不能感同身受,却也明白其中的痛苦,几十年下来,身边的亲人走了一个又一个,怎么能不明白那种至亲离世的悲痛?

????葬礼结束那天,顾欣颜也没有哭,只是觉得回到家时,房子很冷清,哪怕子孙都围在她身边。

????晚上口渴了,她没惊动任何人,起来给自己倒水喝,玻璃茶壶里的茶已经冷了,她喝了一口,带着凉意的水顺着喉咙滑下去,她忽然哭了起来。

????江逐浪不允许她喝冷水的,因为她后面这些年,胃不好,所以无论何时,她的床头一定会有一壶热茶,她什么时候醒,都能喝到热水。

????她压抑着,偌大的房间,她显得那样孤单。

????“死老头子,没有你,我过得一点都不好……”

????顾欣颜病了,提不起精神,没有胃口,吃不下喝不下,总发呆,有时候坐在窗前看着外面,一坐就是大半天,家里人不叫她,她能坐一天。

????家里人很着急,叫来宋羡鱼她们来陪着说话,家里的几个孩子一到休息就围在她膝下,都没什么效用。

????“这么下去不是办法,老公,你快想想办法吧。”顾江水很担心。

????江莫承也很头痛,父母感情好,一个走了,另一个肯定一时接受不了。

????“也许过段时间就好了。”

????他这样想,时间可以治愈一切。

????多年前外公外婆去世的时候,她也这样难过,后来也慢慢走出了伤痛。

????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,顾欣颜的情况并没有好转,仿佛灵魂被带走了一半。

????这天,顾江水回娘家看望父亲,回来的时候,对着江莫承欲言又止,好几次之后,江莫承主动说:“有话直接说吧,你都看我好几回了。”

????“我爸他……”

????顾江水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丈夫,她回家的几个小时里,父亲问她最多的,就是她的婆婆。

????顾江水早就知道自己的父亲是喜欢她婆婆的。

????她每次回家,父亲总是有意无意地问她婆婆的现状,

????还有父亲藏起来的照片。

????母亲离开前的那段时间,有一次她看见母亲拿着一张照片悄悄地哭,等母亲放回照片,她偷偷取出来看了,是一张合照,背后写着一句诗。

????她上网查了那句诗的出处,知道了后面那句,藏着她的名字。

????那时候不懂,后来,渐渐地就懂了。

????懂得了母亲的眼泪,也懂得了父亲藏在眼底心底的感情。

????一开始还会生气,生气父亲对母亲的辜负,但后来,也慢慢释怀。

????父亲这么多年一人独居,挺孤单的,顾江水不止一次提出让他过来和他们住,家里房子大,没有什么影响,却被他固执地拒绝了,也许是不想给谁添麻烦吧。

????“我爸岁数大了,一个人住,我总觉得不放心。”顾江水犹豫了好一会儿,终究说出自己的想法,“我是这样想,把他接过来,公公不在了,婆婆一个人也孤单,我爸跟婆婆从小就认识,两人做个伴,也许能好点,你觉得呢?”

????江莫承沉下脸来。

????顾江水见他这个表情,就知道他肯定不同意。

????公公走的前几天,有天夜里趁着大家都熟睡了,把江莫承叫到跟前,让江莫承在他走后把她爸接过来住。

????江莫承很生气。

????顾江水当时站在门外,听见丈夫生气的话语,觉得有些奇怪,因为在此之前,她从来没听他说过不愿她父亲过来同住的话。

????之后父子俩的谈话,她才明白,原来意识到父亲喜欢婆婆这件事的,不止她一个人。

????“我尊敬他,也会给他最好的晚年生活,但是接过来和我妈住在一个屋檐下,爸你疯了,我可没疯!”

????这是顾江水离开公公房间时听到的最后一句。

????“我只是随口说说,你要是不愿意,就算了吧。”

????顾江水能理解丈夫的心理,每个人在父母的婚姻关系中,都会有要求父母对彼此忠贞不二的心理。

????公公走了不足一年,她的要求是有些过分了。

????但是没想到,隔天早上,江莫承就一边喝着茶一边用漫不经意的口吻与她说:“你看看今天有没有空,把爸接过来吧,他的房间,我刚才叫人准备了。”

????顾江水受宠若惊,“我还以为你不会同意了。”

????江莫承拿起报纸翻开,没再说话。

????很傲娇的中年老头。

????……

????当天傍晚,顾情长住进女儿女婿的家里。

????他穿了一身新衣,花白的头发打理得一根不乱,面有红光,像是遇到了什么喜事。

????顾欣颜知道儿子儿媳要接他过来,没发表任何意见,顾情长就顾江水一个女儿,过来养老,再合理不过。

????两个孩子都回学校了,江莫承有应酬,晚饭就顾江水陪着二老吃,饭桌上,顾欣颜寥寥吃了两口就放下了筷子。

????顾江水到嘴的‘多吃点’没来得及说出来,顾情长的声音率先响起:“就吃这么点?那怎么行?身体吃不消的。”

????顾欣颜起身,“我吃不下,你们吃吧。”

????说完,推开椅子上楼去了。

????“婆婆这段时间胃口一直不好,吃不下什么东西。”顾江水道。

????顾情长看向她,“你们也不管管?”

????顾江水:“这怎么管呀?总不能往婆婆嘴里塞饭吧?”

????“她都多大岁数了?身体哪能经得起这么折腾?你就这么给人当儿媳?”

????莫名被训了,顾江水有点愣,“爸,您别这么激动啊,我一会儿叫人给婆婆准备宵夜。”

????“吃什么宵夜,增加肠胃负担。”顾情长站起来,“我给她送饭。”

????顾江水:“……”

????……

????卧室门被敲响的时候,顾欣颜慌忙把手里的相框放回床头柜上。

????“进来。”

????看见端着托盘走进来的顾情长,顾欣颜直接说:“我不吃了,你送这个来做什么?”

????“你不为自己想,也要为孩子们想想,你要是垮了,他们都得跟着分心。”

????顾情长说:“把这些都吃了。”

????顾欣颜看了看很清粥小菜,本来就没胃口,这下嘴里更寡淡,“我吃不下。”

????顾情长搁下托盘后在一边坐下,“你吃完我再走。”

????顾欣颜:“……”

????“吃完跟我出去散散步再回来睡觉,有益于身体健康。”

????“……”

????七点,江莫承回来看见母亲一脸不情愿地跟在顾情长后头遛弯,这对父亲离世后就不爱活动的母亲来说是件罕事。

????他驻足看了一会儿,进了屋,没有过去打扰。

????这晚,顾情长的梦里洒满阳光。

????有些人,远离得太久太远,一点点的靠近,都让人满足,不需要太近,只要一点点。

????(整本完)

????------题外话------

????结束了,感谢小可爱的陪伴,这一本某瑶实在懒惰,希望下一本,某瑶能变成那个勤快的某瑶。

????最后安利一遍某瑶的新文。

????《权家宠媳:首富的娇太太》\艾依瑶

????一场婚礼,申城首富娶了个臭名昭着的女人。

????宁归晚是上流人士口口相传的祸害,迫害姐妹,害死生母,私生活不检,遭父亲厌弃,被扔去国外自生自灭。

????四年后归来,这小祸害直接挽上申城最尊贵的男人步入婚姻,全城愕然。

????然而在一片质疑声中,宁归晚将一纸婚后协议递到权御面前,条款的最后写着:合作之外,互不相干。

????权御掐住女孩腰肢,嘴角勾起:“这游戏,你开局,怎么玩,我说了算。”

????……

????希望还能看见你们,再会。

????言情海

????番外2